德努健康网,为你提供专业的生活小常识,健康知识!
夏季健康小常识 > 病症 > 病症经验 > 正文

病人连检幼儿园秋季幼儿健康小常识查带吃药

德努健康网导读:广州首例管圆线虫病人68天非典型经历(组图) 2006年09月19日09:21 南方新闻网 从广州管圆线虫病人脑脊液中提取的广州管圆线虫5期幼虫。资料图片制图/小赖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7月7日,杨仿仿前往北京一家著名的三甲医院就诊。“神经根炎”——诊断的结果虽然比前一天的“中暑”更加靠谱,可是仍然没有直达问题的核心。后来为仿仿确诊的医生告诉他,大多数广州管圆线虫病人,都会在发病初期呈现发烧、头痛等症状,这些症状往往将没有经验的医生引入错误的诊断方向。

  除此之外,杨太太还要面对很多难题。水烧开了要放凉或者兑入冰水才能递给仿仿;仿仿一半身体怕冷,另外一半怕热,右半身体只能裸露在衣服外面……这些服务性的工作稍有偏差就会引来呵斥。有时即使这些呵护做的很完美,仿仿的回应也会反复无常。“有的事情今天他让我做,明天重复的时候他又会制止我。”杨太太说。

  长期旅居海外的杨仿仿一家,把这道凉菜列为难得的美食。螺肉去壳去尾切成了片状,入口香脆,火候似乎恰到好处。对于这群国际食客来说,对比是那样的明显:“在美国吃海鲜,厨师要用高压锅焖上20分钟,吃起来已经毫无口感可言。让他不要焖那么久,他还说这是法律规定。”仿仿的父亲说。

  不过此时北京已经有医院走上了追查真凶的正确道路。6月24日,北京友谊医院热带病研究所的医生纪爱萍接诊一个病人。根据过往诊断的病例,这位女大夫一开始就把广州管圆线虫病列入首要怀疑对象。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纪爱萍3天后以消费者身份,前往蜀国演义打包凉拌螺肉。

  杨仿仿是北京上个月爆发“福寿螺风波以来”,广州确诊的首个管圆线虫病例。很难说,究竟是疾病肆虐还是医疗延误,对他的身体造成了这么大的损伤。此前北京、广州5家医院的漏诊、误诊以及药物的不适当使用,不仅让病人支出了近5万元的医疗费用,而且消耗他了宝贵的治疗时间。直到上个月的29日,杨仿仿才知道自己已经和广州管圆线虫共同生活了68天。

  这位斐济籍的华裔女士之前几乎没有任何照顾病人的经验。给予仿仿感到超出一个正常人所能获得的满足和尊重,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几乎每个赶来探望的朋友,都会夸奖“杨太脾气好”。仿仿疼得厉害,杨太想抓住他的手,仿仿却触电般躲闪,外力触摸引起的疼痛同样剧烈。杨太不敢靠近,想扶一把却无从“下手”,可是当她站着不动,“又怕仿仿以为我嫌弃他”。阵痛缓解之后,杨太试图提出一些与生病无关的话题,“这时又担心他认为我在东拉西扯,不关心他”。

  此时凉拌螺肉制品已经售出将近千份,和杨仿仿一样“光顾”过“问题福寿螺”的食客约有两三千人次。由此造成的“福寿螺风波”,被视为北京20年来首例食源性寄生虫病事件。


 
 

广州首例管圆线虫病人68天非典型经历(组图)

  人类对福寿螺的短暂烹调中断了上述循环,却没有杀死已经具备攻击能力的幼虫。数十条或者数百条、甚至上千条虫子,悄无声息的穿过杨仿仿的肠壁,进入他的血液。入侵者将逐渐汇集到人的大脑,寄生虫和人体免疫系统的战争悄无声息地打响了。

  在服务员的热情推荐下,杨仿仿毫不犹豫地点了凉拌螺肉。曾经在远洋渔业公司当过总经理的他,还特地问了问是什么螺。“服务员告诉我是海螺。”杨回忆说。



  “植物神经已经受损”,“运动神经也出了问题”,这位33岁的台湾人常常抚摸自己的身体,他已经学会了自己判断一些症状。有时他会拍着日渐丰满的肚子自言自语,“看,

 

  床板被调到一个奇怪的角度。三个枕头叠成“工”字形,分别抵住腰、背和脖子。第四个枕头压在大腿上,一双手软弱无力地搭在上面。入院后的头几天,杨仿仿只能保持这个姿势,长久地“坐”在病床上。他眉头紧锁,不时发出“嗯--”“啊--”的声音,病号服则像袈裟一样披在身上,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受刑的囚犯。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不满两岁的女儿“窝窝头”在背后高喊“抱抱”,杨仿仿起身回应却莫名其妙摔倒在地上。他开始感到热,左边身体刚刚开始排汗,右半身的衣服就被汗水浸透了——所有这一切都在痛苦地提醒杨仿仿,他不再是一个正常人。

  北京已经有医院走上了追查真凶的正确道路。“‘广州管圆线虫病’如果能够早发现、早治疗,病人连检查带吃药,大概10天就能出院。”杨仿仿没有碰上这么好的运气


今日健康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