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在九月

第23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衾 本章:第23章

    赵晴瞪向容若的眼神更凶了,但看起来更像是恼羞成怒,“人家给我送东西吃就喜欢我啊?那周增磊天天送我俩东西吃,按你这说话他岂不是喜欢我俩?”

    “周增磊不一样,再说了我发现最近路子昂对我殷勤多了,每天见到我笑眯眯地和我打招呼不说,前天的干脆面还是他请我的。”

    赵晴嗤笑一声,“一块钱的干脆面就叫殷勤?”

    “啊呀,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路子昂肯定是喜欢你。”

    赵晴没有再反驳,不是否定就是肯定,而是根号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教室里。

    那矮吧豆子,要不是赵晴的表情不对,容若根本都看不到他。

    根号二没在教室待多长,他进来就把赵路给叫走了。

    人走后,容若舒了口气,边拍着胸口边道,“吓死我了,还以为他听到了。”

    赵晴的视线一直放在外面,“赵路怎么被根号二叫出去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谁知道呢?就根号二那张死人脸,是好是坏谁看得出来?”

    这次不知道信号还是什么原因,消息有些闭塞,到第二天才传出来赵路昨天被根号二叫出去的原因。

    说是赵路昨天给隔壁12班一女生递情书被他们班班主任发现了,才有了这么一事。

    但令全班热议纷纷的却不是这,而是赵路给12班那个女生写的情书内容括情书的款式甚至连字迹都与之前容若收到的那份匿名情书一样。

    这样一联系,当初到底谁给容若写的情书自然不言而喻。

    赵路似乎是受到了班里人的孤立,遍地撒网给女生写情书滥情先放在一边,关键是当初容若那回他敢写却不敢承认,让人一女生孤单面对根号二的审讯,这就很让人不耻了。

    “我就说赵路对你有意思吧。”赵晴的一对眉毛扬的老高,仿佛在说‘看,我就说我的直觉很准的’,但很快脸色又沉了下来,“这人渣,还是一个男生,敢做不敢当,幸亏你没答应他。”

    容若鼻腔里发生疑问的嗯声,什么叫‘幸亏你没答应他’?她至始至终有表示过对赵路有好感吗?

    说话间,眼角瞄到身后有个人影,容若转过头去看,来人正是赵路。

    这事一出后,赵路在班里就变得很沉默,就连神情也添了几分阴郁和颓丧。

    “我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

    容若看了旁边神情警惕的赵晴一眼,而后起身和赵路去了外面。

    “找我什么事?”

    赵路咬了咬唇最后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为什么而对不起两人都明白,只是……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并不选择原谅你。”

    一个字一个字无比清晰地砸在赵路的心里,那原本含着希翼的眸光瞬间黯淡了,其实他也明白自己本就不值得原谅,但是亲耳听到后心里还是控制不住的难受。

    “我知道的,是我太胆怯了。”

    容若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

    气氛沉默了一会,正当容若开口要回班的时候赵路又说了一句,“我没有给其他女生写过情书,除了你。”

    容若愣了下,情书不是他写的?不是说说内容都还一样,不是他写的又是谁写的?不过这种事情应该没什么好撒谎的吧?但是介于对方上次的行为,容若对他的话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不管他有没有给别人写过情书这都不关她的事吧。

    容若很冷静地道,“你没必要向我解释,你给谁写情书是你的权利,而且赵路,我对你也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这句话比方才还要冷漠还要伤人,赵路抬头看向面前这个让自己感觉到心动的女生,不管是她方才说的每句话还是对他的态度,都没有包含一点对他有意思的感觉,就连她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都是带着疏离。

    如果当初他能勇敢的站出来,会不会她对自己态度就不一样了呢?

    赵路不敢去想这个假设,因为滋味太过后悔太过苦涩。

    容若屁股还没挨到座位,赵晴就凑了过来,“他对你说什么了?”

    神情紧张的生怕她被人诱拐了似的。

    “还能说什么,说对不起,还说他没给12班那女生写情书。”

    “对不起就有用了?当时干嘛去了?情书还说不是他写的,字都一模一样,这他妈先是当匿名侠,现在又不承认了是吧。虚伪!渣渣!”

    赵晴觉得骂的不过瘾,拍了拍前面的周增磊把赵路小人行径说了一遍,然后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骂了起来,看的容若直摇头,这俩人情绪也太细腻了。

    容若买完葡萄糖回来的时候,原本只有她和李佩的座位旁多了三人。

    路子昂最先看到她,热情地冲她招手,就差没对她喊“这儿,这儿”。

    容若默念了句,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到50米,他屁股下的座位还是她最先占的,咋的?怕她还找不到位子啊?

    但是看到一旁的苏邙,她觉得这个还是有点用处的。

    容若在李佩旁边坐下,她的面前摆着一碗李佩帮忙打的白米饭。

    姚应看见她手里的东西好奇道,“你买葡萄糖干嘛?”

    回答的是一旁的赵佩,“容若这两天肚子不舒服,只能吃白米饭,配点葡萄糖会好一些。”

    路子昂“我靠”了一声,“神奇的搭配,味道咋样?”

    容若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呗。”

    “没吃药吗?”与路子昂咋咋呼呼的声音不同,苏邙的声线淡而轻,多了分关怀。

    听听长得好看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容若一边将葡萄糖倒进饭里一边道,“吃了,不管用。”

    苏邙的眉头皱了皱。

    姚应看着容若一口一口艰难地扒拉着白米饭的样子,又看看自己碗里的红烧肉道,“你这样子我都不好意思在你面前吃了。”

    路子昂将自己的菜盆往前递了递,同情道,“要不要来块肉?”

    容若一脸拒绝,“算了,我怕一泻千里。”

    “咳咳咳……”赵晴喷了饭,怒瞪容若,“你能不能别说的那么恶心。”

    姚应看着筷子上夹起来的红烧肉,吃也不吃,不吃也不是。

    苏邙咀嚼的动作也顿时停了下来,面色有丝异样。

    路子昂更别提了,表情跟吞了苍蝇似的,“容若你真是够了!”

    容若私底下秃噜嘴惯了,一时忘记了苏邙还坐在她对面呢,也后悔自己说话那么不淑女,脸颊微微红,极力挽救道,“我不就是说了个成语吗?你们也不至于这样吧。”

    重点是这个吗?

    重点是你说成语能不能不捡这么应景的成语?让人浮想联翩。

    现在搞得他们以后看见红烧肉都阴影了好不。

    姚应轻咳了两声说起了之前给容若写情书的人找到了这事,才把刚刚充满画面感和味道感话题的岔开。

    赵晴也是在班上听人说起这事,本来就准备吃饭的时候问她的,姚应刚才这么一提正好提醒了她,“谁给你写的?”

    “我班的赵路。”

    “赵路。”姚应琢磨着这个感觉很熟悉的名字,猛然眼睛一亮,看向苏邙,嘴里“哎?哎?哎?”的怪叫。

    几人的视线纷纷投向两人的身上。

    苏邙还是那么很优雅的吃着饭,闻声看了姚应一眼,“羊癫疯发了?快点吃,慢了我可不等你。”

    姚应倒还真的闷头吃饭,只是那激动的表情和三千瓦大功率的眸光分明写着他仿佛知道了一件什么不得到了的大事。

    这被人掉这胃口的感觉很难受,但姚应嘴紧的拉链似的,怎么问他的回答都是没事。

    两人这样子明显是藏着秘密的。

    回到教室,趁着路子昂去上厕所的功夫,姚应赶紧趴在苏邙面前小声问,“你是不是对方媛媛有意思?”

    苏邙眼神有些迷茫显然是被他的问题问的有些懵。

    “你别跟我装傻,我都看见了那天你给方媛媛抽屉里塞了个粉粉红红的信封,而且你最近对赵路的关注很高啊?我都懂,对待情敌要知己知彼。不过就是奇怪了,怎么老班只搜到了赵路写的那封。”

    “苏邙,真没想到啊,你喜欢方媛媛这种类型的,听说方媛媛和赵路以前是一个班的,不过没关系,就赵路那样的肯定跟你没法比,你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在姚应的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一部两男争一女的年代大戏。

    苏邙听他说的差点都被自己的形象给感动了。

    “谁跟你说的我喜欢方媛媛了?”

    “啊?你都跟人写情书了还说不喜欢?”

    苏邙“嗬”一声解释道,“不是我,她情书掉了我只是捡起来放回她抽屉里。”

    姚应当初只是看到了苏邙将情书塞人抽屉,至于前面发生了什么他还真的不知道,听对方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误会他了。

    “不过你之前那么关注赵路干什么,还拿人家的作业本看来看去,我看你的样子都恨不得撕了它。”

    苏邙面色不改,“他作业写得不错,我借来看看。”

    姚应点了点头,总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却又有哪里不一样。

    “你真的不喜欢方媛媛?”

    苏邙瞥着他,“你觉得我眼很瞎?”

    这话说的就很毒了,但是正好说明苏邙的确对她没有意思。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s答应了一位小仙女今晚更新,如约奉上。

    码码码,努力不拖。本书首发来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安衾的小说时光在九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时光在九月最新章节时光在九月全文阅读时光在九月5200时光在九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安衾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德努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