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第一百三十四章 乞丐王与澡堂老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泰泰 本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乞丐王与澡堂老板

    乞丐王的宫殿名字叫“腐林”,位在光荣巷弄里的半封闭区域,瑟瑞卡尼亚人──巴布塔巴德领路,层层关隘自然畅通无阻。

    沿途踩过泥泞的积水,穿过乞丐王的护卫,他们用好奇又复杂的眼神看着维克多。

    下午猎魔士斩杀变形怪的壮举,早就透过巴布幸存的五名手下,传遍他们这些黑*帮成员之间。

    平时他们多半会用厌恶的眼神,甚至咒骂来招待猎魔士,但是在今天,想到大屠杀就发生在他们的地盘上,与他们切身相关,他们不约而同对少年的出现保持沉默,极个别的甚至向他抚胸为礼。

    一行五人直来到眼前的四层建筑物,哈宾与博斯莱尔才被挡在门前,由乞丐王的手下另外招待他们。

    跟随巴布走进房屋,维克多与安古兰看到房间里点满蜡烛,数量远超过正常照明需要的数量,粗略一扫就能理解,算是一种纪念──纪念死难者的仪式。

    法兰西斯贝兰坐在他乞丐王的王座上,招手让维克多过去他旁边,看起来心平气和。

    少年不卑不亢,走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就坐,位置宽敞舒适,与王座中间只隔着一个小茶几。

    贝兰举起左手,身边的护卫纷纷退开一段距离,留下两人私密谈话的空间。

    上次维克多来到这里,是开设铁匠铺要缴交保护费,身分是有趣的吟游诗人,因为霍桑赏识才得以进入乞丐王的眼界。

    但是这次,少年有完全不同的身份,而且刚解决掉一头非常“残忍邪恶”的怪物。

    贝兰温和地说“辛迪加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个很有能力的猎魔士。”注意到维克多疑惑的表情,乞丐王补充解释“不是人名,是组织,北方诸国大城市间,犯罪者互通有无的松散联盟,不用这么认真听,算不上什么秘密。”

    维克多心想,所以兰斯米特多半是这个组织的成员,过去自己在维吉玛活动的情报,想必就是通过这个渠道传来。

    “能获得你的认可,我放心许多,原本以为你会很愤怒。毕竟”维克多比划着周围的烛火。

    “脓包必须清除,那怕会很疼痛,能解除潜藏的威胁,这些是可接受的代价。”说到可接受时,乞丐王同样比划周围的烛火。

    “在收到最新报告前,我对你有些安排,不过沙佩勒的裁决让我省去说服的工作──我也希望你离开──带着应得的奖赏。”

    “我没有异议。但我希望这个驱逐仅止于我个人,而不包括我共同创业的伙伴们。”

    “理所当然,尤娜与费格斯,我会交待巴布好好照顾他们,而且不用再付费,往后你是自己人。

    这也不是驱逐,只是请你暂时离开,你不是犯罪者,而是对诺维格瑞有帮助的人,不要有太多包袱。”

    话说完乞丐王起身,维克多连忙跟着站起,他伸出右手轻轻拍这维克多的手臂,“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你无疑的是个好小伙子,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可以随时来找我。”

    点点头,维克多礼貌地开口说道“事实上现在就有,关于跟我一起过来的女士”

    巴布将维克多等人送到“腐林”出口为止,所以来到“轻松澡堂”的时候,一行只剩下四个人。

    哈宾带队进门,然后向着白发精灵,手摆向右边,“博斯莱尔,卢文先生已经知道阿尔方斯先生的态度,您可以去更衣室换衣服,进去澡堂洗个澡,谈话结束时我会通知你。”

    他另外叫来几位侍女嘱咐,“准备一间单独的贵宾浴房,招待这名女士。”

    眼看几个女孩就要围上来,安古兰有些尴尬地看向维克多,面露求助之色。

    摸摸鼻子,少年开口阻挡,“哈宾,我想带安古兰进去,介绍她认识卢文先生,如你所知我很快就要离开,她会是我在诺维格瑞利益的代言人。”

    “喔呵呵我明白了,”哈滨肥白的脸上堆满笑意,“既然这样,两位请跟我来。”

    他带路走向左边。

    没多远,他们走进一间图书室,是维克多穿越以来见过最大的图书室,挑高的大厅,整齐的书架,密密麻麻的藏书,西吉卢文壮硕的身躯,放置在加宽办公桌后面那张加大的靠背座椅中。

    他眯着本来就小的眼睛,这让人很难从瞳孔判断他的情绪,但至少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愉快,“噢,期待已久,欢迎,快请过来,我们诺维格瑞的屠夫──维克多柯里昂先生。”

    “卢文先生,你是在说笑话吗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维克多严肃的说道。

    “不不不,这个笑话再贴切不过,因为变形怪能做到的事,代表你也做得到,他不过是你的复制品。难道不是吗”

    真麻烦,不愧是西吉斯蒙德迪科斯彻,前瑞达尼亚皇室密探头子,看事情直指本质,扮猪吃老虎在他面前行不通,他自己就是扮猪的大师。

    维克多保持沉默。

    澡堂老板乐呵呵继续说道“单凭一柄钢剑,压住巴布那个军刀疯子,还差点把哈宾再阉一次的力量,真的,我们都小看你了,虽然我是诗歌的热情爱好者,龙裔归来也确实不错。

    但我要说,其他人恐怕还没发现,你与你的钢剑才是最珍贵的。

    像你这样的人,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合,能够做到千军万马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我会保持中立,恪守猎魔士的准则,而且即使是就算是猫派猎魔士,也不全是杀手。”维克多说话时态度很严肃,因为他不喜欢澡堂老板的玩笑,更不喜欢他话中的暗示。

    迪科斯彻挥挥手,“抱歉,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只是有感而发,诺维格瑞的屠夫让我想起一个老朋友。”

    维克多猜测他说的是“布拉维坎的屠夫”白狼利维亚的杰洛特,不过这不是重点。

    “你话语中的暗示,让我想到瑞达尼亚皇室发生的惨剧──维兹米尔二世被刺杀,或许就是千军万马都很难做到的事。”

    维兹米尔二世,瑞达尼亚现任国王拉多维德五世的父亲,女术士菲丽芭艾哈特,与西吉斯蒙德迪科斯彻共同侍奉的君王,死于半精灵的刺杀。

    他的死亡,间接导致迪科斯彻变成西吉卢文。

    因为澡堂老板刚刚说的话让猎魔士很不舒服,所以维克多决定也让迪科斯彻不舒服一下,维兹米尔二世的死看似与“卢文先生”不相干,但肯定是他心中无可避免的遗憾。

    澡堂老板嘴角的笑意消失,眼神变得锐利,他盯着维克多的神态表情,没有从上面找到一丝不自然。

    感觉他应该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个讽刺的回应只是意外后,迪科斯彻重新露出微笑。

    “好吧,我向你道歉。并致上深深的感激,如果不是你及时把变形怪挡在鱼市场,那个疯狂的恶魔就会进到教主广场。

    天哪,我简直不能想象,那会是怎样的一出悲剧就算是用丹德里恩的十四行诗,都无法描述那深沉的悲伤,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他最新的诗歌,你知道吗第二段前两句居然没有押韵,简直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前任间谍头子,东拉西扯的功力确实不错,整段话几乎没有任何重点,但是却不着痕迹让先前隐约的针锋相对缓解,丹德里恩的情报维克多也想知道。

    “是吗我都不知道他有新作品,他在哪里发表的我很想念他,很想早点见到他。”

    卢文先生快活的大笑起来,“那狗*娘养的混账,跑到史凯利杰去了,你能相信吗他居然跑到那个到处都是野蛮人的地方,我怀疑真的有人能听懂他的诗歌果然他的新作水准下降不少。”

    “原来如此,那有消息说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说起来,如果他演奏龙裔归来,在那里肯定会非常受欢迎,史凯利杰就喜欢这个风格。如果不是我确实调查过你的来历,我几乎会以为你是来自野蛮群岛。”

    出乎意料,居然在这样的闲谈当中得到丹德里恩的最新消息,不过也就到此为止,意义不大。

    少年还没决定好接下来要去哪个地方活动,计画中的陶森特公国与史凯利杰群岛,各自都有吸引自己的地方。

    至于吟游诗人在史凯利杰完全不列入考虑甚至于他的存在算是减分项目,天知道他又胡说八道些什么。

    “好吧,让我们现在回到正题,这真是我的缺点,谈起诗歌就兴奋的没完没了。”

    不,你没有这个缺点,就算看起来有,那也是伪装的。

    “请你来主要目的呢,其实是要谢谢你,谢谢你为教主广场的无辜人们做的事,为此我要奖励你,我知道你很快就要离开,也知道你带这位女士过来的目的,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他说着还对安古兰点点头,“哈宾,任何时候安古兰都可以找到我。”

    “我想说的是,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需要吗作为教主广场的商业管理者,你要什么我几乎都能找得到。

    瑟瑞卡尼亚家乡的香料古老矮人熔炉铸造出的宝剑陶森特葡萄酒或是各种稀罕的炼金材料,要什么有什么。”

    听完迪科斯彻说的话,考虑了一下,维克多平静开口“我需要炼金材料,如果有大狮鹫兽的酸液腺、魔像之心、齐齐摩女王的腺体,或是白化吸血女妖的舌头,那就太好了。”

    听到维克多报出的材料名称,安古兰心中一跳,就想插嘴说话,但即时压住冲动。

    澡堂老板快活的笑了起来,对有本事的人,他很乐意进行投资,因为他并不希望自己的余生仅止于此。

    他不怕别人提出要求,反而觉得一无所求的人很麻烦,尤其是只为信念而行动的。

    很明显的,维克多是个好相处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西门泰泰的小说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最新章节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全文阅读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5200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版权归作者西门泰泰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德努书院